Welcome to the CCO Site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in CCO content. As a guest, please complet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fields. These data help ensure our continued delivery of impactful education. 

Become a member (or login)? Member benefits include accreditation certificates, downloadable slides, and decision support tools.

Submit

HBV 患者的 HCC:亚太地区在风险评估中的注意事项

Grace LH Wong, 医学博士

教授
胃肠病学和肝病学系
医学与治疗学系>
香港中文大学
名誉顾问
胃肠病学和肝病学系
医学与治疗学系
威尔斯亲王医院
香港


医学博士 Grace L. H. Wong 透露,她收到了 Gilead Sciences 和 Janssen 支付的咨询费;来自 AbbVie 和 Gilead Sciences 的研究支持资金;以及 Abbott、AbbVie、Bristol-Myers Squibb、Echosens、Furui、Gilead Sciences、Janssen 和 Roche 支付的非 CME/CE 服务费用。


View ClinicalThoughts from this Author

Released: April 16, 2021

世界卫生组织(WHO)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到 2030 年消除乙肝病毒(HBV)感染作为公共卫生威胁,包括将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降低 90% 和 65%。HBV 患者死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肝细胞癌(HCC)。大部分 HCC 疾病负担(85%)位于 HBV 流行率较高的中低收入国家或地区,例如亚太地区。在该地区,用于抗病毒治疗、HCC 监测、诊断和治疗的资源通常是有限的。尽管接受治疗的 HBV 感染患者比例呈上升趋势,但从 2014 年到 2017 年,香港的比例仍低于 70%(得到政府大力补贴的地方)。在报销标准更为严格的亚太地区,收治率可能更低。令问题更加复杂的是,主治医师的开药行为受报销标准的影响,并且某些患者由于费用高昂且 HBV 治疗时间长而拒绝治疗。所以,迫切需要提供有效的、易于使用的 HCC 风险评估,以指导患者选择该地区的抗病毒治疗和 HCC 监测。

HCC 预测模型:对未经治疗的 HBV 患者 HCC 风险分层有帮助的临床工具
在大多数未经治疗的亚洲 HBV 患者中建立并验证了最初的几个 HCC 预测模型。REACH-B 风险评分来自 3584 例未经治疗、没有肝硬化但携带 HBV 的患者,来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基于社区的台湾人 REVEAL-HBV 研究。REACH-B 风险计算得出的评分为 0-17,使用了临床环境中已确定的风险因素:性别、年龄、丙氨酸转氨酶、乙型肝炎 e 抗原状态和 HBV DNA 水平。来自香港和韩国的另外来自香港和韩国的另外 1505 名未经治疗的患者组成了验证队列。在此队列中,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AUROC)下的 REACH-B 区域在 3 年时为 0.811,在 5 年时为 0.796,在 10 年时为 0.769,这被认为是良好的辨识能力。由于该风险评分来自没有肝硬化的队列,在没有肝硬化的验证队列患者中,其表现确实更好,在 3 年时的 AUROC 为 0.902,在 5 年时的 AUROC 为 0.783,在 10 年时的 AUROC 为0.806。

中文大学 HCC(CU-HCC)评分是在香港 1005 例慢性 HBV 感染患者组成的队列中建立的。CU-HCC 风险评分范围为 0-44.5,使用年龄、血清白蛋白、总胆红素、HBV DNA 和肝硬化程度计算得出。使用 CU-HCC 风险评分临界值 5 和 20,将患者分为低风险、中风险和高风险组。相应的敏感性和阴性预测值(NPV)分别为 88.6% 和 97.8%,并且在 424 名慢性 HBV 感染患者的独立队列中保持相似的高水平(分别为 82.2% 和 97.3%)。随后,同一组研究人员通过使用肝硬度测量(LSM)而非超声检查来优化 CU-HCC 评分,以诊断肝硬化。LSM-HCC 评分是根据 LSM、年龄、血清白蛋白和 HBV DNA 水平(除去了总胆红素)得出的,数值范围是 0-30。通过使用 11 作为临界值,LSM-HCC 评分在 5 年时的相应灵敏度和 NPV 分别为 87.9% 和 99.4%。

接受抗病毒治疗的 HBV 患者的 HCC 预测模型
从未经治疗的人群获得的风险评分值(如 REACH-B 和 CU-HCC)在接受核苷酸类似物治疗的患者中是有限的。PAGE-B 评分是根据年龄、性别和血小板计数得出的,已被用于预测接受恩替卡韦或替诺福韦治疗的白人患者长达5 年的 HCC 风险。后来,韩国的研究人员修改了年龄、性别和血小板计数的加权系统,并增加了血清白蛋白作为危险因素,以得出接受恩替卡韦或替诺福韦治疗的亚洲慢性 HBV 感染患者的改良 PAGE-B(mPAGE-B)评分。PAGE-B 和 mPAGE-B 评分均显示出对接受治疗的患者 HCC 发展的良好预测能力(AUROC > 0.8);这两个分数在独立的治疗队列中也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HCC 风险评估和监测
如上所述,已经为治疗过和未治疗的慢性 HBV 感染患者开发了少量的 HCC 风险评分,但是尚未就临床实践中的 HCC 风险评分提供正式的建议,包括亚太肝病研究协会,亦未提出建议。HCC 风险评分的大多数较低的临界值具有很高的 NPV。在 HBV 疾病负担非常重的亚太地区,可能不需要对慢性 HBV 感染和 HCC 风险评分较低的患者进行广泛的 HCC 筛查和监测。在我自己的临床实践中,对我的全部 HBV 感染患者计算 CU-HCC 评分,因为这是我们为了安排监测超声检查并确定监测间隔时间而必须提供的必不可少的信息。我们每半年重新计算一次 CU-HCC 评分。

2 种疾病(HCC 和肝硬化)的并存需要许多专家的专业知识才能提供最优治疗,因为肿瘤和肝硬化均可能成为死亡的驱动因素。HCC 的跨学科管理已成为解决癌症治疗日益复杂这个问题的首选方法。肝病专家、肝胆和移植外科医师、临床和放射肿瘤学家以及介入放射学家的专家意见对于优化 HCC 治疗结果变得日益重要。治疗方案应在跨学科会议上讨论,因为不能将单一治疗策略应用于所有患者,并且必须个人化治疗以延长 HCC 患者的总生存期。团队需要非常好的协调,至少需要 1 名支持人员来协调治疗、制定日程并指导患者完成整个医疗保健工作流程。在亚太地区,特别令人关注的是,一些小型乡村医院缺少特定学科的专家。需要开展更多的研究来确定该跨学科管理团队在亚太地区的成本效益。

您的想法
您使用哪种 HCC 预测模型或风险评分来评估慢性 HBV 感染患者的 HCC 风险?您多久重新评估一次 HCC 风险评分?对于 HCC 治疗,谁应该在跨学科团队中发挥领导作用?请分享您的想法并在评论部分详细说明。

Leaving the CCO site

You are now leaving the CCO site. The new destination site may have different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Continue